返回列表 發帖

終于可以回家了

回家了,終于可以回家了。
兩年前,她爲事業離開,兩年後,她爲思念回來。
當初離開時,女兒只有七歲,拉著她的褲腳哭泣哀嚎著挽留,她卻狠心的不予理會。
公司要搬遷,老總給了兩個選擇,辭職或者跟公司一起走。
辭職,意味著她將失去苦心經營三年的工作崗位,重新開始從最底層做起。
她毅然選了後者——她是個生性薄涼的女人,事業心又重,不想錯過一個可以讓人生變得輝煌的機會。
奮鬥了兩年,名利金錢都有了,每天不再拼死拼活,偶爾也有些空閑時間可以放松一下。
他和他們的孩子,被她遺忘在角落。
今天逛街的時候在路上看到一位行乞的老人,一時善心,塞了一百塊給他。
離開時,他忽然對她說,你的孩子病了。
她這才想起他們。
當晚,乘末班車匆匆忙忙趕回家。
到家時,他正在打電話。她沒有進去,躲在窗外偷偷看著,女兒果然病了,躺在床上昏睡著,小臉紅彤彤的,像一條離了水的魚,呼吸的頻率急促而絕望。
她覺得自己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,愧疚和自責折磨著她,她無顔面對他和女兒。
救護車來的時候,她套了件白大褂,戴了口罩,僞裝成護士跟著他一起上了車。
他的精神狀態很差,狠命的扯著頭發埋怨自己沒有照顧好女兒,“都是我的錯,都是我的錯……”
她蜷縮在角落堙A安靜的流淚。
爲女兒流淚,爲老公流淚,也爲自己流淚。
原來我真的是個很不合格的母親。她這樣想著,眼淚流的更凶了。
女兒被送進急救室,他在走廊堥茼^踱步,局促不安。
她猶豫了一會兒,拉了拉口罩,撥亂頭發擋住臉走了過去,即將于他擦肩而過時,她輕聲說:
“別擔心,你女兒會平安無事的,吉人自有天相。”
他愣了下,然後對著她的背影擠出一個很勉強笑,“謝謝,”
她背對著他輕輕搖頭,加快了腳步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徑直走過。
在轉角停住,無助的倚著牆壁,捂著臉發出壓抑而悲傷的抽泣聲。
她還記得那位行乞的老人對她說的話:
你的孩子病了,她會死在醫院的急救室堙C
女兒在急救室呆了三個小時,他在明處痛苦,她在暗處歇斯底堛滬泣。
急救室的燈滅掉的那一刻,天已經亮了。
她躲在陰暗的角落探出頭張望,緊張的甚至連呼吸都停止了。
“去辦住院手續,調養幾天就沒事了。”醫生一邊摘口罩手套,一邊說道。
她長長的舒了一口氣,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。
護士把女兒轉進了普通病房,她情不自禁的跟著來到女兒床前。
女兒已經醒了,小腦袋轉來轉去的,正瞪大了眼睛好奇的東張西望。
太好了,太好了,孩子,寶貝,你真的平安無事了。她在心媗w呼雀躍,喜極又泣。
他在此刻推門進來,看也不看她一眼,徑直走向女兒。
“爸爸,爸爸……”女兒歡喜的抓住他的手說,“我好像看見媽媽了。”
“是嗎?”他淡淡的應聲,疑惑環望一周後視線又回到了女兒身上,“傻丫頭,做夢了吧。”
她站在他們面前,掩著嘴無聲的哭泣
——他們沒有看見她,他們再也看不見她了。
雖然她從來不迷信,即使當那個行乞的老人說她的孩子將要死去時,她心堣]是根本不信的。但她仍舊祈求老人將女兒的災難轉到自己身上。
她已經死了。
乘坐的那輛末班車在路上出了車禍,所有人都平安無事,唯獨她,因爲承擔了女兒的劫難而命喪黃泉。
不管再怎樣生性薄涼,她始終是一個母親。

返回列表